- 2022年12月18日

可以看光女生免费软件

   牵牛花牧场的工人们赶着牛群回来,牛都还没进栏,有先回来的人和他们小声说个消息,顿时一群人就忍不住开始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。

   “那个就是州肉类及畜牧业协会的会长吗?”卢克小声地问道,声音里还带了点不信。

   “对呀,你没看过新闻吗?叫扎克利希伯来。”伊森牛哄哄地说道,好像自己认识州会长就很牛似的,实际上人家知道他是哪根葱啊!

   “老板太牛了,刚来没多久,连州会长都跟着跑来了!”

   “是啊!看那个会长也挺好说话的嘛,看着咱们老板,好像是他老板似的……”

   “还真是呀,难道咱们会长又怎么样了?”

   “会不会是昨天晚上的牛肉,你们没发现,昨天晚上的牛肉,看着特别漂亮吗?”

   “有可能呀,难道咱们老板这么短的时间,就培育出来了高品质牛肉?”

   “不会吧?那么快?”

   ……

   工人们看着州会长来和参观大熊猫似的,以前老马修的手里,老马修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来打理牧场,可是最多来过不知道哪一任的城市协会会长,而且好像就那么两次。还是统一检查的时候,跟着大部队所有牧场都转一圈的那种。

   现在换了新老板,牧场的牛群才刚换过一次草场,连州会长都来了——按照考拉国的规定,一个牧场里禁止太多牛。所以一片草场吃完再换另一片,实际都是在牧场内部。

   唯美长裙女神海滩漫步真惬意

   扎克利希伯来是来再确认一下燕飞说的十一头牛的,见过之后吹捧一阵子,感谢完一番燕飞的挽留,就坚决又匆匆就告辞了!

   晚饭的时候电视台就播放出了一条消息,五天后艾莫拉城,将要见证本州出产国内第一批高品质的牛肉。据说等级可以和岛国最高级的牛肉媲美,打破国内最高纪录,甚至肉类及畜牧业协会,也将会为这批牛肉,重新更改本国的牛肉等级标准……

   燕飞看着新闻心情舒畅无比!

   牛仔们都猜测来猜测去的,等到燕飞说出来情况他们才兴奋起来。而黑子他们心里早清楚是怎么回事,陈英军甚至已经开始幻想,等到几天后答案揭晓,到时候自己也可以跟着牧场牛一把了!

   高兴完燕飞给黑子他们交代了一番,从现在开始,所有牧场里的武器,都不能再当摆设。牧场周围很远才有人烟,荒郊野地的。以前名声不显没什么,但是现在保安队必须要组织起来,轮流夜间执勤。

   必须赶紧适应一下,等到牛肉等级出来,牵牛花必然就万众瞩目,到时候保安跟不上,那就麻烦了。丢了牛和饲料什么的都是小事儿,万一遇到带武器的非法之徒伤了自己人才是大麻烦。

   这里可是和国内不一样,燕飞直接就交代,如果发现外人入侵,警告不警告无所谓,该开枪就开枪。打死人不怕,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,自己人随便伤了哪个,都是大家不想看到的。

   包括那些牛仔们也是,不过牛仔们经验丰富的很,燕飞只是一提,那些家伙们就拍着胸脯保证以后随身携带猎枪了!

   在这里没谁可以指靠,北河镇上就那么两三个治安队员根本不行,只能靠自己牧场的力量。

   一帮退伍兵们终于有了用武之地,燕飞给每人都准备了枪支,虽然这么做是不合法的,不过在牧场内谁管得着啊!

   还把十二只看起来已经长了不少的牧牛犬分了一半在育肥场那边,甚至两只小楔尾鹰都在那边养了起来。动物的本能比人类强的多,别看都是小家伙们,但是论机灵劲儿,绝对比人反应快。一旦外边有什么动静,它们肯定比人能先听见。

   ……

   第二天就开始了带着自家舅舅,踏上了观光旅行之路。

   都不用考虑去哪儿玩,直接奔向了海边——被人吹嘘的袋鼠林保国已经见过,连肉都已经吃到肚子里,别的山水风景在自家的几个牧场就可以看。

   根据当地人的描述,在附近就有一个‘最正宗’的海滩——全世界都是如此,宣传的旅游景点未必是本地人认为最好的。虽然这可能存在偏见,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正确的。

   这就好像前两年万城某县山区旅游,去的人都知道,有熟人带路的话,其实走后山更好玩,而且人还少,关键走那边不用出门票。

   阳光沙滩,海风海浪,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,就是人有点少。

   到了之后什么都还没玩,就得先吃饭。

   在燕飞看来这里的海边玩乐场有点惨淡经营的感觉,户外餐厅看起来也很简陋。不过也有好处,东西都很实惠,比正常使用的盘子要大不少的岩龙虾和泥蟹是常备的。

   燕飞一行人来的比较巧,据说是渔船刚路过没多久,送来的有新鱼获。正新鲜的黑魔虾和鲍鱼,一条一尺多长的红石斑鱼,几个大盘子上来,让林所长好好地开了眼界。

   在万城市现在是没有海鲜的,因为运输条件限制,这些海边的东西暂时都是运不到万城这样的小城市的。所以大部分万城人对海鲜都是久闻其名,却是从来没机会吃。

   林所长唯一吃过的一次海鲜,还是跟着媳妇沾光,牵牛花内部的轮流旅游捎带上了他,去过一趟海边。平时别看他是个所长,其实也是苦哈哈的。最悲惨的是稍微大手大脚了点,居然还要被人举报……

   看了半天皱着眉头不动手:都不会吃!

   还是燕飞下手给他剥的虾蟹肉吃,吃着吃着看到旁边一家来玩的人结完账,心里盘算了一下,当时就开始不满起来:“要这么多都吃不完,我还以为海边这些东西挺便宜的。你这也得好几百块了吧?不对,这几百块按咱们那的钱还得翻几番是吧?我来时候了解过汇率的。”

   顿了一下接着发表意见:“照我说你这么干不行,和暴发户似的。就出来玩几天,你还又买一辆车。一辆车又十好几万,换成咱们那的钱就大几十万了。你这个花法就不是当老板的样子,有钱了也不能乱花不是?”

   燕飞无所谓:“这已经够便宜了,你还想怎么着?以前我没钱吃饭去找你,你随手就是五块钱,那可是你一个月工资的三十分之一。现在我请你吃个饭,这顿饭就相当于……算了你赶紧吃吧,就你说话这会儿,我挣的又够你多吃好几顿了!”

   说完还嫌不过瘾,牛哄哄地再补一句:“就这车,我现在一天净赚的钱都能买俩。马上一天就能买几辆了,小意思的很。”

   也就是和林保国他才这么放松地说话,和别人他才懒得开口。

   “噗……”陈英军在一旁没忍住,抱着娃一下子笑的不行。

   林保国无语半天,带着一种吃狗大户的心情,恶狠狠地从红石斑上撕下一大块肉,大口吃了起来。

   燕飞新买的车是七座的奔驰商务车,国内的价格一百五十万都下不来。车贵就算了,关键排量还大。就林所长的工资,这车送给他他都不要——说起来有点伤自尊,他要开着这车上下班,一个月再回几趟家看老婆孩子,有点加不起油。

   还是杜明慧比较好心,她也不知道这舅甥俩是见面必斗嘴的,给林保国解释:“其实这里还是挺实惠的,要是去那些高档餐厅,这一桌海鲜没个大几千都下不来。也就是这里没什么游人,都是本地人来玩,所以价格才好点。”

   这话真没错,别的不说,就说那一份海参汤,看那海参的个头,到了大餐厅就得几百块一盅。

   徐小燕看林所长惊讶,抬头笑着道:“保国舅你下周别走了,多等几天你还能见见这里最新上市的昂贵食材!估计到时候餐厅里一份的价格都比咱们这一桌东西贵。”

   “是啥?”林保国吞下鱼肉,学着燕飞撕下了一条蟹腿,转头问道。

   “咱们牧场里的牛肉呗!”杜明慧看了一眼徐小燕,替她解释道。牧场建设好,她学的设计暂时没用处,现在和徐小燕一样,在牧场内部管账,所以对于牧场的下一步举动也是了解的。“老陈,去看看这里有报纸卖没,买几份过来!”

   陈英军把手里的蟹腿递给怀里的娃,把娃放下来就朝不远处的小卖部跑去。

   杜明慧接着说道:“昨晚上你们不是看新闻了吗?有介绍咱们牧场里的牛肉的。咱们牧场出来的牛肉,要比当地的最高品质的牛肉还好,估计得给咱们新订一个标准。这里的牛肉分好几个等级,高一级那价格就高一个档次。咱们的牛肉到时候肯定是最贵的,燕老板赚钱的速度吓人的很,你就不用替他省钱了!”

   林所长埋头大吃,心情憋屈不想说话。

   知道这个便宜外甥能挣钱,但是没想到现在已经这么能挣钱。都怪平时向会计回家也不会多说这些——当会计的这点保密知识还有的,何况林所长也不会故意打听什么。

   现在国内也就是刚富起来,大多数人还没见识过多少高消费。林所长在万城市,一顿饭吃个百十块钱,对他的收入来说那就是高的。至于说一顿饭好几百好几千的,那些人还是经常被人叫做暴发户的。

   报纸一会儿就买来了,林所长看着报纸一脸懵,上面的字母都认得,组合到一起,他认识的单词都没几个。

   还是徐小燕和杜明慧俩人热心给他解读:“这里没本地的报纸,都是州里的报纸。嗯,考拉国分六个州,咱们这里是昆士兰州。这篇文章说的是昨天晚上的新闻,觉得有点不太相信,认为可能是在造势……现在考拉国正在和岛国商谈引进和牛,就是岛国最好的牛,想要改良牛肉,还在谈判中。”

   “如果咱们的牛肉达到和牛的等级标准,那岛国就没法继续提条件,估计原来的条件都得再减少点。这家报纸估计是和岛国有联系吧,说的净是些怀疑的话。”

   “这一篇就是正常报道了,一看就是本地人写的,说的全是吹捧的和期待的。应该是和肉类及畜牧业协会有点关系,得到了内幕消息,说的相当肯定。”

   “呀……这一篇是……燕小飞,你快来看。这是一个岛国什么专家被采访了,他认为咱们都是吹的,是谈判的手段而已,根本一点都不信。”

   燕飞哈哈一笑:“你自己知道行不行就好了,管他们怎么说。”

   不在多说这个话题,转头对林保国说道:“保国舅,咋样,下一站去歌剧院,就是那个图片整天看的地方。接着去大堡礁那边,海底世界溜达溜达。别来一趟说我没招待好,接下来几天咱们好好玩玩去。”

   “就是唱歌的地方,有啥好看的。”林保国有点不乐意。“随便转转就行了,到街头看看这里的风土人情,回家能吹牛就行。你说的那些地方,都得要钱吧?”

   “真不用给我省钱。”燕飞笑着说道。“我现在有个价值好几亿的矿,招待你再咋玩也破产不了。你尽管放心就行了,那矿我准备放个几年再开发,这玩意儿绝对保值。全世界就那么点矿,开一点就少一点,越放越值钱。”

   徐小燕也劝:“保国舅你就别管了,让他安排吧!他能赚还不花,咱们得替他花点。就说买这些车吧,将来都算是牧场投入,是可以抵税的。这钱不花掉还得给人家交税,不如自己花了呢!你说是不是?”

   林保国觉得燕飞大手大脚花钱太厉害,其实在别人看来,燕飞虽然称不上守财奴,可是花的钱都是小钱。别的人像他这样早就什么飞机游艇门前放一溜,他就没买这些东西。

   为什么现在新闻上说网络泡沫,还不是那些搞网络的有了钱就买这些东西,结果搞的入不敷出,来个泡沫就一个个排着队去楼顶。

   但是这对燕飞才没什么影响,他还应该感谢经济危机,不然他懒得再去开曼存钱,账户上那点都不够买矿的。

   林保国还有些不忍心,他是习惯了老家的经济情况。现在三岔河乡的人都富起来了,就他没富。吃吃喝喝花的稍微多点,就得靠媳妇支援,都快成吃软饭的男人了。

   在他看来不管多能挣钱,还是得划算着过日子,哪能像燕飞这样,因为出来旅游就买个车,吃顿饭就好几百——划算一下华夏币就是几千,他一年工资都不够吃两顿的。

   徐小燕看着燕飞不吭声,嘿嘿一笑,小声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。

   然后林保国正啃爪子呢,当时就扎到嘴了:“啥,好几十……”

   说到一半赶紧停住,还前后左右四下看了一圈,生怕被别人听去。

   燕飞冲媳妇竖了个大拇指,表扬媳妇配合他‘欺负’林所长这个‘土鳖舅舅’。还冲林保国挑了挑眉毛,一脸的得意洋洋——徐小燕说,买的那个铝土矿,燕飞说几亿都是外币,换成华夏币的话,那就是大几十个亿。

   林保国当时就惊了,他双目无神,在脑子里想象了半天大几十个亿究竟是多少钱。然而想了老半天,嘴角被扎的地方血都流出来了,他还是没想象出来。

   真的想不出来,他连利息都想象不出来,做梦都没梦到这么多钱过。

   这下彻底不说话了,自己这个便宜外甥他清楚的很,他越说想省钱,估计那家伙就越显摆。自己要是继续坚持下去,鬼知道他还会说出来点什么。

   心脏受不了啊!